校友追思

1965级校友肖上工缅怀段院士

永远的师者

————深切悼念段正澄老师

著名的机械工程专家、我们敬爱的老师段正澄院士,于2020年2月15日19时35分被万恶的新型冠状肺炎病毒夺走了他的生命。喻家山为之低头,青年园为之流泪。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的英容笑貌、件件桩桩的往事盘萦在我的脑际,无尽的思念滚滚而来。

我这辈子酷爱看体育比赛,记得1965年-1970年我在华工念大学时,班上的林泉波同学是校篮球队队员,我与同班的篮球爱好者陈富益同学只要在武汉市有校际、校厂篮球比赛,一定会跟着林泉波坐校车去看,并给校队加油。当年母校篮球队的水平还是比较高的,在武汉市的大专院校篮球比赛中不是冠军就是亚军。校教工篮球队的水平也很高,我也看过他们的比赛,记得1967年秋天长沙市工人代表队来校比赛,也不是我校教工队的对手。球队那位帅气的组织进攻后卫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那娴熟的篮球技术、矫健的身手,是整个球队的核心,听高年级的同学告诉我,这位老师姓段,是机一系的。就这样我认识了球场上的段老师,虽无法与之当面交流,但对他却十分钦佩。而令我遗憾的是,1970年大学毕业后却一直没有机会再见到他。

直到2004年6月,我愉快地接受了时任华工激光公司总经理的阮海洪老师(现任华中大出版社社长)的真诚邀请,受聘为该公司的研究员,且前后共待了五年,让我在激光这个高科技领域内好好的“过了一把瘾”。我报到后工作的第一站即为法利莱公司,当时阮总要我就技术管理、生产管理、规章制度等方面作一些调研工作。上班不久,我就看到一位身材高大、神采亦亦、鹤发童颜的老者时常来公司做技术服务工作,同事们告诉我他就是母校著名的机械工程专家段正澄教授。我这时才恍然大悟,他就是我青年时代所崇拜的偶像啊!几十年没见面,简直不敢相认了,以后我时常想找机会近距离与他接触。

功夫不负有心人,这样的机会终于来到了。当时公司为温州大学设计并制作了一台激光热处理设备,阮总请段老师来做设计审查,我自始至终参加了审查会。他老人家对设计方案和图纸看的非常仔细,态度十分谦和但对其中问题的指正又一针见血。我印象最深的是他提出了尺寸链(包括装配尺寸链、零件尺寸链、工艺尺寸链)的概念,要设计者用尺寸链来进行工艺尺寸换算,控制关键尺寸的公差,从而保证产品的制造精度。对我这样一个长期在冶金行业工作的人(虽从事过机械设计,但只是简单机械而已)算是大开了眼界,并暗自感叹:大师毕竟是大师啊!

2005年初,公司计划对昆钢激光毛化项目进行技术鉴定,并决定由我来组织鉴定文件的撰写工作。文件撰写初步完成后,阮总又要我去找段老师,请他老人家作最后审核把关。他一字一句的对其中最重要的技术报告进行了修改,特别强调要突出重点,即设备和工艺的创新性,这就是“新设计的机床采用了工件(轧辊)转动加毛化头移动的结构形式,激光光路采用了飞行光路形式;” “确定了最佳的毛化点阵数、提高了冷轧板的质量,并提高了轧辊的寿命、降低了轧辊消耗”。要在此作文章!在鉴定文件的撰写过程中,我也从中学到了很多激光毛化知识。以致于为了“激光毛化”的技术鉴定,我独自一人两次远赴昆明,白天联系工作,晚上查看鉴定资料到深夜,在鉴定会前还接受了云南省科技厅组织的专家预审,在预审答辩中我胸有成竹,答辩自如,顺利地通过了预审。扎扎实实的工作确保了当年六月举行的鉴定及成果推广会的圆满成功,这一切都得感谢段老师的真诚指导与帮助。

2009年11月我们敬爱的段老师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作为他的学生,我也感到由衷的高兴,并为母校及机械学院在工程技术领域的最高殿堂里增添了这样一位大师级的学者而感到骄傲和自豪。一天晚上法利莱公司领导设便宴招待段老师,对他当选院士表示祝贺,我也受邀作陪。席间他老人家仍然十分谦虚,没有一点洋洋自得,更使我们对他增添一份景仰与敬意。我当时就坐在老师旁边,他是那么的平易近人,我谈起了三十多年前作为青涩的学子是如何第一次认识他的,引起他开怀大笑,那爽朗的笑声至今仍在我的耳畔迴响。

今天,段老师嗑然长逝,真使我们始料未及、痛心疾首。他的去世,是母校的重大损失,也是中国工程技术界的重大损失,使我们失去了一位敬爱的师长。我们一定会化悲痛为力量,将老师未竟的事业进行到底!

段老师安息吧!你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段正澄老师千古!


                     你的学生  肖上工


版权所有 © 华中科技大学机械学院信息化建设办公室 | 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珞喻路 1037号      E-mail:mse@hust.edu.cn